五Ο年代的某一天,蔣介石忽然心血來潮,就帶著假髮,遮住自己最明顯的特徵──光頭,並黏上假鬍子,準備下鄉去探訪民隱。

  「你認為蔣總統的領導怎樣?」他隨口問了一名男子。

  那男子緊張兮兮地望著四週,確定沒有旁人後,才小聲的說「小心點,大街上不要談這種事。」

  「為什麼?」蔣介石不解的問。

  那男子把蔣介石帶到一家旅館,進門後特別檢查了衣櫃和床下,確定沒人以後才說:「我是支持他的,不過和我有同感的人實在太少,隨便說出去會被人打死的。」

  獨裁者的最大特徵,就是專挑些「民之所不欲」的事來做,藉以突顯其有「膽識」、有「魄力」、「戒急用忍」的與眾不同處。

  例如二次大戰後在美帝主導下,漏網的日本特級戰犯裕仁天皇死後,亞洲各國的領導頭子,只有李登輝敢公開表示哀悼。這種話會出自曾被日本殖民五十年的台灣總統之口,確實令人匪夷所思。

  李登輝在接受採訪時,親口說出自己二十二歲之前是日本人,但那時的日本殖民政府會承認他是日本人嗎?

  現在台灣若歸還日本統治,李登輝頂多是個退休的小學教員或保正(村里長),有可能當上四百年來台灣第一個當家做主的人嗎?

  甲午戰爭後清廷戰敗,被迫割讓台灣,以致依國際法台灣人做了日本國民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當時台民也曾堅持抵抗,無奈強弱太過懸殊;對這些苦難的台灣人民,我們應寄予無限同情。

  戰後部份外省人以天朝之民自居,更少數的領導階層殘民以逞,這些都該受到歷史審判才是。

  所以,日據時代某些台人被迫改姓,成了「國語家庭」,我們可以不予苛責。但對少數堅持民族大義,不懼威脅利誘,堅持要做漢人(或台人)的那些人,我們更應致上崇高的敬意。

  如果亞洲其他戰後獨立的殖民地國家領袖,如北韓的金日成自稱是日本人,印度的甘地自稱是英國人,這種言論他們的國民會接受嗎?

  日本殖民政府對少數台人確實有恩,像開台北城獻降的辜家與開高雄獻降的陳家,其後代至戰後國民黨統治迄今,仍是當朝顯貴、榮寵不衰;但這只是劫貧濟富的壟斷壓詐而已。

  我反對美日帝國主義,和民族主義毫無關係。至於我到底是中國人或台灣人,這問題我也毫無興趣,我只是想單純的做個有尊嚴的「人」而已。

  日本和國民黨這兩個先後統治台灣一百年的政權,完全忽視台灣「人」的尊嚴。日本政府強拉台灣人做軍伕,充當侵略南洋的砲灰。

  國民黨在美帝領導下,任何美國國會通不過的骯髒戰爭,全由台灣人代理;所有獨裁但親美政權的特工或禁衛軍,全送來台灣代訓;各地獨裁者貪污來的髒錢,全經台灣漂白後再送出去,台灣不過是美帝中央情報局的鷹犬而已。

  如今口袋有點錢了,就整天嚷著要進聯合國,卻不肯檢討一下,百年來台灣充當帝國主義幫兇,在全世界造了多少孽,各國人民對我們的印象又是如何呢?

  我是支持李登輝加入聯合國的,但和我有同感的國家實在太少,隨便說出來會被人打死的。

  原載《九十年代》321期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