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讀大學時,我曾接待過一位大陸來台開會的學者,他告訴我:「我們偉大的領袖鄧小平,不僅是偉大的政治家,還是偉大的氣象學家、地質學家、生物學家兼性學專家。」

  我不解地問:「鄧小平是政治家我相信,但他怎麼又會是那麼多種家呢?」

  那位學者說:「他是偉大的氣象學家,因為他知道國際大氣候和中國小氣候;他是偉大的地質學家,因為他懂得摸著石頭過河;他是偉大的生物學家,因為他說不管黑貓白貓,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;他是偉大的性學家,因為他提出一個中心,兩個基本點。」

  其實,受到傳統「強人政治」的遺毒,官大學問就更大的現象,並不因海峽之隔而有所不同。

  儘管在美國時,李登輝發表了難得大家都還滿意的演講,這對向來喜愛多言賈禍的他而言,算得上絕無僅有。但由近來讓人跌破眼鏡的內閣改組,又讓人不免嘆道:民之所欲,「藏」在我心。

  早在兩千年前,諸葛亮在〈出師表〉中就向那扶不起的阿斗勸諫:「宮中府中,俱為一體;陟罰臧否,不宜異同。」兩千年後,這理想總算被李登輝達成了。

  劉兆玄、馬英九這兩位做「劉」做「馬」的部長被打入冷宮,其他風馬牛(出鋒頭、吹牛、拍馬屁)的小人扶搖直上。

  在他老太爺一手操控下,該升的不升,該降的不降、該留的不留,該走的不走,府中院中,果然是俱為一體了。

  李登輝高票當選總統,氣燄如日中天,但蜜月期卻不及一月。《易經》乾卦上九象曰「亢龍有悔」,對正陶醉於飛龍在天的總統而言,固然有些殘酷;但擺在眼前的歷史卻更殘酷。

  半世紀前二次大戰剛結束,當選首任總統的蔣介石,氣燄何止千百倍於今日;然而不出一年光景,百萬大軍解甲、江山鹿鼎易人,倉惶下野辭廟、流亡東海丸邑,豬羊變色的快速,當政者能視而不見嗎?

  當然,權力使人腐化、絕對的權力更造成絕對的腐化。用人哲學偏執的領導者其實是舉目可見,以台北市長陳水扁為例,先是交通、財政局長因雙重國籍下台,再是大力推荐的立委張晉城脫黨叛逃,接著美術館長購畫典藏時圖利市長親人。

  如今不次拔握的督察長陳衍敏,本該督導全市警察風紀,反而涉入電玩弊案;但從來也不曾見陳市長道過一次歉,只會靜候司法處理。

  說黃大洲是李總統的得意門生恐有不妥,因為在用人偏執和死不認錯這兩點上,恐怕有「青出於藍」的更合適人選。

  鄧小平在毛澤東死後執掌大權,結束了十年的文革風雨,二十年來,開創了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安定與富庶,說他是偉大的政治家我無異議;但氣象家、地質家、生物家和性學家這些錦上添花,未免讓人有佛頭著糞之感。

  因為人不可能萬能,人更不可能不犯錯,但關鍵在會不會認錯和改正。如果一味堅持「民之所欲,著毋庸議」,那我們就只能靜待他倉惶辭廟日的提早到來吧!

  原載《九十年代》317期
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