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架飛機上坐著李登輝、宋楚瑜、劉泰英、一位中年男性與他讀小學的兒子。

  飛行途中駕駛員忽然跑到客艙中宣布:「各位旅客,這架飛機機械故障,三分鐘後汽油用光就會墜落,機上只有五具降落傘,我先走一步,各位自求多福吧!」說完拿了一個就跳了下去。

  這時宋楚瑜就先說:「我剛選上台灣省長,一千多萬省民怎能沒有我領導?所以不陪各位了。」說完又拿了幅跳傘而去。

  接著劉泰英也說:「國民黨有上千億的財產,只有我知道藏在那裡,所以我先走一步了。」說完又拿了幅跳傘而去。

  再接著李登輝也說:「我剛被國民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,三月就要大選,所以失陪一下。兩位趕快禱告吧!上帝會保佑你們的。」說完就拿了一個又跳下去。

  這時中年人只好感慨的說:「兒子啊!爸爸老了,你還年輕,剩下那個你快拿了跳吧!」

  不料這小學生卻安慰爸爸說:「沒關係,那裡還有兩個降落傘,我們一人用一個剛好。」

  那中年人嚇了一跳,回頭一看,真的還有兩幅。小學生就說了:「這李登輝就是改不掉毛毛燥燥的脾氣,他背著我的書包就跳下去了。」

  自一九八八年蔣經國猝逝,李登輝受禪登基己八年多了。回顧這八年來台灣的歷史,比起白色恐怖的戒嚴時代,在言論自由上是大有進步。

  雖然民進黨堅稱這全是他們的功勞;非主流對李登輝的攻訐,也和從前攻擊黨外人士的用語類似。但平心而論,我這種文章在台灣能被發表,比起蔣氏父子,李登輝仍有他值得稱道的地方。

  不過,言論自由只是民主政治的基本條件而已。李登輝執政八年來,黨產仍在千億以上,三台新聞偏頗更甚;黑道橫行的已不只是邪能勝正、還要進一步滅正、取代正;金權氾濫成富者地連阡陌、貧者竟無立錐。

  政務官逢迎拍馬、無恥無能的讓人無法形容。李登輝用人仍堅持他那套「狗奴才哲學」(抱歉,這樣比喻政務官不太恰當,有對狗不敬之處,還請讀者見諒)種種內政不修的亂象,大家都能體會,在此就不多說了。

  然而李登輝最不該做的,就是他那永遠說不完的「脫口秀」。尤其針對兩岸關係的發言,更是讓大腦細胞仍在活動的人聽來心驚跳。

  以前他罵大陸政權是「土匪」,笑人家的領導人腦袋裝水泥,連台灣人「人肉鹹鹹」這種流氓都不屑於說的無賴話,他也都能朗朗上口。如今大陸飛彈射來家門口了,他還在昭示國人「阿共仔演習只是作秀」、「他們打的是空包彈」、「解放軍只會作生意,不會相殺」、「安啦!大家要老神在在」。

  咳!上帝令人滅亡,必先使其瘋狂。可見國大應立刻集會修憲,明文規定「總統候選人必須先繳交精神正常證明」才對。

  當然,武大郎只能玩夜貓子,什麼人就非玩什麼鳥不可。不敢讓李登輝專美於前,接班人連戰也趕緊加入這場「義和團相聲秀」。

  他告訴國人下雨天中共的飛彈會熄火,這位老兄不會是被五百元便當吃壞了腦子吧?他沒聽過潛水艇都能發射洲際飛彈嗎?就算大陸的飛彈是紙做的,也該見過小朋友玩的「水鴛鴦」,丟進水裡仍會爆炸吧?

  這位老兄來接李登輝的班,難怪今年燈謎有一題「台灣窮人的悲哀(答孟子句一)」,結果答案是貧賤不能移(民)。

  咳!讓我們這群不能移的貧賤之民,大家一起手攜手、心連心,乖乖等著做難民吧!

  原載《九十年代》314期
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