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類的每項發明,都讓很多人改善了生活品質,卻也讓有些人發現了一個秘密:原來我是個笨蛋。

  所以有了書,就有書呆子;有了機器,就有機器盲;有了電腦,當然也一定要有電腦白痴。

  面對電腦,我常覺得自己就已經是夠白痴了,然而多年的工作經驗告訴我,這世界還真的是「白外有白,痴外有痴」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當磁碟機從使用五點二五英吋的磁碟片,進步到三點五英吋的磁碟片時,新來了一位從別組調來的女同事,看來似乎也聰明伶俐的,問她會不會用電腦,她很有把握的說:「會」,我就將別處寄來的五點二五磁片,請她幫我轉到三點五碟片裡統一作業。

  記得當時我對她說的是:「請把這些磁片改成同樣size。」可是當她把這兩種磁碟片都拿去時,我眼睛一瞄,發現她不是往電腦區走,而是回到自己的辦公桌(那年代電腦還不是擺在個人桌上,而是集中在某區),我心裡就已經有點奇怪了,趕緊起身也往她那裡走去。

  果然在工作中的男人也很需要直覺,那位新來的女同事,左手把三點五磁片放在五點二五磁片上,右手拿起剪刀對著五點二五磁片就要剪下去,我緊張的喊著:「停!剪刀放下。」不知情的同事都看著我,或許還有人會以為一定是小管我先有什麼不軌,人家才會拿剪刀對著我要「卡擦」吧!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光碟機剛成為個人電腦配備時,五點二五磁片就很少見了,但三點五磁片那時還是主流,只有最貴最新的電腦才有這項配備。而根據呆伯特原則,主管桌上一定都是配備最頂級的電腦,但通常主管們的電腦常識,又往往是倒過來數的最頂級。

  有一天下午,大家都聽到一陣霹靂啪拉的聲音,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回頭找,就發現科長桌上頂級電腦的光碟機置放盤,已經斷裂成碎片,原來是科長把三點五磁片放在光碟機置放盤上,又硬要把置放盤推進去,可憐的置放盤從此就身首異處了。

  我把損壞原因告訴來更換光碟機的硬體維修同事時,他竟然連笑也不笑一下,我問這樣還不夠誇張嗎?他就告訴我:「你們科長還好啦!他還會用三點五磁片。上個月處長桌上那一台會斷掉,是因為他把置放盤當成杯架。」

 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二十八歲那年,我插班到大學讀中文系,才發現系上很多老師,對電腦也是奉若神明、不敢驚擾。

  有天早上我去老師家裡拜訪,發現師母沒空招呼我,原來她忙著在幫老師的博士論文打字。看她敲每一個鍵,都要先在鍵盤上找個十幾秒,我就自告奮勇,幫老師三兩下打完了最後幾頁。

  這時老師才感慨的說:「下輩子結婚,一定要找會打字的女人。」但話剛說完,師母也哀怨的說:「下輩子結婚,一定要找已經拿到博士的男人。」

  唉!看來要幫老師打字很容易,但要排解他與師母的嗆聲,我也就沒辦法了。

  原載《更生日報》05.08,2008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tinjen
  • 關於打字這點,我就忍不住要讚美我那即將古稀之年的老爸,打的是倉
    頡,而且完全是自修練來的。雖然我爸不是博士,哈
  • 學長
    我們讀市政時在崇德樓上電腦課,當年學寫BASIC
    程式,進入職場後才發現不用自己寫程式,工作上用
    的都是套裝軟體,反而是基本的電腦操做要從頭學起
    ,以前的電腦課所學完全用不上,經過多年摸索對電
    腦還是既愛又怕,我們這代人(5年級前段班)還算幸運
    ,從國中專科時玩電動(網球、小蜜蜂、小精靈等),
    一路感受到科技的進步到現在的3D動畫線上遊戲,電
    腦帶給工做與生活上的方便就更不用說了,已成為生活
    上不可或缺的一塊,所以只好頂著電腦白癡的頭銜厚著
    臉皮多向年輕人學習。
    阿志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