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大無當?

  讀了續紛版八月十八日管仁健的「小眼睛辛酸史」一文,頗有感觸。

  我有一雙「大而無當」的翦水雙瞳,大得令人害怕。國小時,人稱我為「金魚眼」,因為當時我的雙眼有點凸,但還不是「很大」。

  而後上國中,戴上眼鏡,隨著年齡的增長,近視的加深,別人是因近視而眼睛漸小,而我則暈暈來愈大。

  之後上五專,貌不驚人的我,身在眾多男生的工專中也沒啥新鮮事,只是這雙大眼睛總給我帶來不少麻煩事。

  最慘的是,有時我無意識地向某處張望,便引來自作多情的男生,以為我用會情脈脈的雙眸向他們「拋媚眼」。

  有些自命風流倜儻的男生,甚至會來向我解釋:「實在很蠟歉,我對妳沒意思。」真教我哭笑不得。

  插大後,聽從同學建議配戴隱形眼鏡,這雙大眸子更無所蠟形地顯露出來了。有次和同學聊天,說著說著,看她表情好難蠟,問她怎麼了,只見她拜託道,別再用那深情無悔的雙眼凝視她,實在受不了。冤枉啊!我可沒同性戀呢!

  眼睛大,人一累或話題不感興趣想睡時,別人馬上看出來,想裝也裝不成,因為眼睛迅速變小,想敷衍掩飾都沒轍。

  老實說,這雙大眼生在我身上,不但沒能發揮「眼兒本色」,反而常「誤入歧途」,大眼小用,實在可惜!

  近日偶遇許久不見的友人,問說我的眼兒怎麼又大了些?我只好自嘲:因為愈無知,眼睛也就會大了。

  原載《聯合報》09.08,1994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