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前有一個朝廷要員告老返鄉後,仗著自己的權勢平日作威作福、橫行鄉里,在地方上搞得天怒人怨;但這員外住在戒備森嚴的深宅大院裡,老百姓連見他一面都難,更何況是找機會尋他點晦氣。

  有一年大年初一,這員外為了沾點喜氣,特別開門請鄉民來家裡拜年,但大家因為不齒他平日的作為,快中午了都還沒人上門。後來總算來了三個年輕書生,員外興奮地親自接待,就問其中一位說:

  「這位兄臺貴姓?」

  「姓ㄓㄤ」

  「是弓長『張』嗎?」

  「不!是『獐』頭『鼠』目的獐去掉那個『犬』。」

  員外聽了有些不高興了,心想大年初一這混蛋來家裡,開口就是些「獐」、「鼠」、「犬」的髒東西,真是晦氣。但念在這些人是來拜年的,不跟他計較,於是又轉頭去問旁邊一位說:

  「請教這位仁兄貴姓?」

  「敝姓ㄉㄨˋ」

  「詩聖杜甫的『杜』嗎?」

  「不!是度日如年那個『度』。」

  員外聽了更生氣了,大過年的就有人上門來說些「度日如年」的喪氣話,正準備拂袖而去。這時第三位青年立刻搶上前去說:

  「員外請留步,在下姓ㄑㄩ」

  員外餘怒未消地問了:「曲徑通幽的那個『曲』嗎?」

  只見這小子氣定神閒地答道:「不!是屍體的『屍』去掉死人的『死』,底下再加一個出殯的『出』。」

  其實坦白說,不只是有錢人過年怕遇到口無遮攔的傢伙說些喪氣話,就算是小老百姓也一樣,春節期間的第一大忌,也是盡量別聽到什麼不吉利的字眼。

  像那位屈先生嘴裡的「屍體」、「死人」或「出殯」等話,固然是提也不准提;就連其他「窮」、「病」、「破」、「壞」、「輸」、「空」、「喪」、「終」,或是「完了」、「沒了」、「出去了」等字眼、、、最好也都別掛在嘴上,以免惹人討厭。

  但是過年時要人開口多說吉利話,少提些讓大家不舒服的忌諱字眼,對成年人來說,雖然難免有時會疏忽,總也還當作是件大事。

  然而對半大不小的孩子來說,這種說話時的禁忌,要嘛不懂、要嘛忘記、甚至是故意胡鬧,總是那壺不開提那壺,三不五時就要提他一提。

  大多數地方的風俗是小孩一說錯話,大人就在旁連聲說道「童言無忌」「童言無忌」,做些「事後消音」的補救動作。

  當然,有些地方的風俗就更進步了,因為他們怕小孩子嘴像屁股一樣,整天出來些不乾不淨的東西,乾脆未雨綢繆,來個先下手為強。

  像是江南一帶流行的年俗,除夕一吃完年夜飯,就把小孩子全集合過來,用預先準備的草紙往每個孩子嘴上抹一下,象徵孩子們的上口連下口,就算過年裡說了不吉利的話,就當他在放屁吧!全都做不得數。

  除了怕小孩胡說八道,說些直接犯忌諱的字眼,就連許多動作,也是能免則免。例如掃地、倒垃圾等都要避免,因為大家都怕一開年就往外丟東西,會讓人再下來一年都失財。

  萬不得已到了初三或初五,髒到臭到自己也忍不住了,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往外扔去,嘴裡還不斷安慰自己說:「送窮!送窮!」

  這就奇怪了,一樣是地上的灰塵或桶裡的垃圾,過年前不准丟時叫「財」,過完年非丟不可時又變了「窮」,這裡面的學問別說孩子不懂,恐怕大人能說清其中道理的也不多吧!

  另外過年時若真不小心打破碗盤,看到的人一定要不斷念著「歲歲(碎碎)平安」或「越打越發」的口頭禪。

  至於送禮,除了禮到之外,嘴禮吉祥話也不得漏掉。像送橘子時要說「大吉大利」、送柿餅時要說「事事如意」、送核桃時要說「和和氣氣」、送蘋果時要說「平平安安」、送桂圓時要說「圓圓滿滿」等。

  就連吃東西也要處處小心,有些地方不准吃飯,因為飯與「犯」同音;有些地方則不准喝湯,以免出門會下雨;本省習俗則不准吃稀飯,免得一年沒乾飯吃,只能吃粥或蕃薯;甚至還不准吃甜粿,因為甜粿在鍋子裡煎時,會出現「嘶」的聲音,這會和「死」同音犯忌。

  這一大堆多如牛毛的規矩,不要說小孩記不住,就是考考大人,只怕也有些聞所未聞的忌諱吧!

  但是當小孩也有點特權,就是即便真說了不該說的話,一句「童言無忌」也就打發過去了,可是大人就不一樣了,如果口無遮攔,還真令人頭痛。

  像是一個專愛說倒楣話的男子,年初二帶老婆回娘家時,妻子就一再交代,要他少說些難聽的話,做丈夫的雖然滿口答應,但一到岳家他的老毛病又來了。一見到岳父就說:「岳父大人,小婿『殺』了隻雞來孝敬您。」

  岳父一聽就勸他說:「正月裡別說那個不吉利的字。」

  這女婿沒聽懂他岳父的意思,還追問說:「喔!你是說『死』那個字吧,沒關係,我還沒說。」

  這女婿嘴巴太不乾淨,岳父氣得不再跟他說話,這時他太太就上前打圓場,勸丈夫說:「過年別說那個字啦!」

  他卻爭辯道:「我知道啦!過年又不是辦喪事。」

  他太太氣極了就命令他不准再開口。果然這傢伙雖不會說話,但卻很聽老婆的話,從此都不曾再開口,臨走前這女婿就對岳父說了:

  「今天我可是什麼話也沒說,以後你家裡有什麼天災人禍,可不是我害你的喔!」

  其實中國人過年時的種種忌諱,說穿了也只是種心理作用,只要放輕鬆別太在意,大人小孩的話應該通通無忌才是,否則還真是自找麻煩。

  就像有個書生因為即將要赴京趕考,過年時格外緊張,就怕有人犯了忌諱,所以一再叮嚀手下要說話小心。偏偏新年這天他房裡的書架翻了,書全掉到地上,書僮看到後就大驚小怪地喊說:「公子不好了,您的書全『落地』了!」

  書生聽了非常生氣,因為「落地」和「落第」諧音,一開年就被觸霉頭,於是忍不住破口大罵道:

  「沒用的奴才,以後在我家不准再說『落地』,要說『及地』,知道嘛?」

  這書僮因為不識字,也搞不清「及地」和「及第」有何關連,只好費了大半天時間,把書架重新靠牆釘牢了,然後興奮地去向主人報告說:

  「公子,小的將這書架釘牢了,保證您以後再也不會『及地』了!」

  看來這忌諱就像鬼一樣,越怕越不想見它的人,好像越容易被纏著。新年裡看了這篇應該立刻「呸!」「呸!」「呸!」的忌諱大全,心裡會不自在嗎?

  只好向各位告個罪,就當是小管我童言無忌,放了個屁吧!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