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信大家一定都聽過:「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」這句話,但這話是否屬實則極待考證。

  因為從我們國家的年度總預算看來,用在這些沒選票的兒童身上者,實在是太不成比例了。但如果說:「兒童是家庭現在的主人翁」,這樣大概就絕無爭議了。

  據最近的調查報告顯示,撫養一個小孩到二十歲,竟然要耗費一千五百萬元(照顧工時也包含在內)。從這點看來,兒童絕對是家庭現在最「花錢」的主人翁。

  現代人只要一為人父母,個個就都像「孝子」、「孝女」般,總希望把孩子「孝順」得比自己更高、更壯。而商人的眼睛就更尖了,任何社會現象都逃不過他們的法眼。

  尤其是在泡沬經濟崩潰後的台灣社會,書市就像春江水暖最先知的那頭「鴨」,早已蕭條地最先成了鴨肉扁。

  反正「書」這玩意兒是精神食糧,不吃大概就不會得精神病;你想想看,沒錢時你是先買大米麵包,還是先買精神食糧呢?

  不過在這書市全面崩盤的今天,唯一能逃過這場浩劫的書籍,大概也就只剩下「童書」了。

  從小我小管的腦袋就不怎麼靈光,課本讀來就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,如果再加上什麼課外書,腦袋豈不是要爆炸加開花。所以在我的童年世界裡,好像根本就沒有「童話」這鬼東西。

  但如今因為在出版業服務,被迫必須常逛書店,所以不得不開始接觸到所謂的「童話」。但在看了一本又一本之後,讓我更不解的是,「童話」究竟是種什麼樣的「東東」呢?

  照字面上來解釋,「童話」就應該是「兒童說的話」才對;但在看了一本又一本的童話後,卻赫然發現所謂的童話,竟然都是「大人說給兒童聽的話」,甚至根本就是「大人模仿兒童說的話」。所有成人世界裏應該被聲討、被唾棄,甚至該被消滅的思想,全都在童話裏借屍還魂了。

  也難怪社會的演進看似應該向前,其實卻在暗中不斷後退,這全都是這些童話在「作怪」。不信就聽我「小管叔叔」來說點「童話」故事吧!

  先從「灰姑娘」開始說起。話說有個灰姑娘,在家裡被後母和兩個妹妹虐待,但這姑娘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,她擺脫的方法既不是離家出走,也不是什麼自力更生,而是「翹」家後跑去跳舞,再趁機用美色去勾引王子,終於「一次搞定」,從此過著「幸福快樂」的生活。

  從灰姑娘的童話中可以看出,「笑貧不笑娼」的心理,會在現代人腦中陰魂不散,其實在我們小時候聽童話時,就已經深入人心了。這種「一見鍾情」的婚姻與賣淫又有何異?充其量不過是批發與零售的不同而已。

  有辦法的灰姑娘能釣個未來的國王做凱子,其他那些長得很抱歉、很愛國、很守交通規則的少女,當然就只能做些「小生意」了。

  不過話說回來,這個國家未來的接班人──王子,釣馬子的手法更加可議了。

  他全憑外表來論斷一個女性的價值,甚至拿隻鞋子動員全國去搜尋。這種「漢皇重色思傾國,御宇多年求不得」的心態,也難怪在經濟不景氣的今天,唯有瘦身美容廣告,仍有本錢在電視上一枝獨「SHOW」。灰姑娘如果太胖,腳怎麼塞得進玻璃鞋裡呢?

  再看「白雪公主」就更氣人了。白雪公主吃完毒蘋果後去見了閻王,七個小矮人竟束手無策,非要等有錢騎白馬的王子來到,一親公主芳澤後方能清醒。

  為何同樣是男人,像我小管這種身材「屈居人下」者,就不能吻白雪公主,甚至連死的公主都不准;只能恭候國王的「小犬」大駕光臨,才得以施行「口對口人工呼吸」,大家還要在一旁鼓掌叫好。

  這種封建思想加拜金主義的「鬼」故事,簡直是欺負我小管這些「短腿族」到家,太過分了!

  「睡美人」也是這樣,王子在森林中終發現了一座古堡,未經許可就擅自闖入,看到堡裏有個漂亮的少女在睡覺,色膽包天地竟上前強吻。就算不能告他強姦未遂、猥褻等罪,擅闖民宅也該依法究辦,這才叫「王子犯法,與庶民同罪」。

  不過我看睡美人大概就住在台灣,所以「法律之前,人人平等」,但領導者接班人卻比你我更「平等」,法律遇到他當然就變成「不能辦、不必辦、不會辦」了。

  不過,最離奇也最讓人難以接受的童話,還是我們的惡鄰──日本,他們那個特有的童話「桃太郎」。

  話說桃太郎只是聽說海外有個惡魔島,就立志要去消滅惡魔,最後終於如願以償,在「進出」該島之後,終於消滅了惡魔,還帶了一大堆金銀珠寶回來。

  問題是桃太郎住在人島上,長得自然像人;而那些住在惡魔島上的東西,當然也就該生得像惡魔一般。

  況且惡魔又沒有招惹桃太郎,何以桃太郎非像滅絕師太一樣,對非我族類的惡魔,一定要遠征海外去滅之絕之呢?也難他們會發明什麼「大東亞共榮圈」、「日滿一家」、「皇民化」,實在是其來有自的。

  在如此蕭條的出版業裏,童書仍有這麼大的市場,原本是值得我們欣慰的。但我們也不能忽略,書籍和一般商品不同的是,書的質絕對要比量更來得重要。

  拜金主義、階級觀念、重男輕女、以貌取人,乃至於不容異己的侵略思想,這些原本的父權體系下產物,如今卻依舊充斥在這些傳統的童話中。在為孩子挑選童話時,怎能不小心再小心呢?

  文學界裏早已有了所謂的女性文學作家,甚至還有女性主義文學作家;近來我很欣慰地發現,童話世界裏也開始有了少數女性文學作家的加入,例如管家琪、凌明玉等人。

  希望她們能再接再勵、持續創作,好讓父權體系下的「童話」,別再同化、醜化乃至毒化我們的下一代才好。

  原載《民眾日報》01.13,1996
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