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被朋友這樣問道:「小管,有個人家住六樓,每天卻都只坐電梯到五樓,然後再爬一層樓梯回家,為什麼?」

  我從電梯不停六樓、節約能源、減肥運動,一直猜到他高興、他有神經病,對方仍然搖頭;結果答案竟然是「他按不到六樓的按紐。」

  這種腦筋急轉彎的問題,不僅渺視我們這些「自古英雄皆短腿」的同志,更低估了我們這群「小」朋友的智商。難道他不會隨身帶枝筆,再不夠的話,放枝掃把在電梯裏也不犯法吧?

  不過話說回來,短腿族確實也是麻煩很多,開車必須正襟危坐,騎車又不能腳來當ABS;除非號召些和我能「平起平坐」的同志,一起去桃園「小人國」宣布獨立,否則國慶閱兵永遠輪不到咱們。

  不過這種不公平的現象其實古已有之,西洋人說:「埃及豔后的鼻子矮一點,歷史可能就會改寫。」但我們中國有些古人若身材若矮一點,歷史就絕對要改寫。

  像《史記》的〈淮陰侯列傳〉就這麼記載,韓信年輕時有天走在淮陰街上,一個少年就說:

  「別看這傢伙個子大,又帶著刀劍,其實是個膽小鬼。」

  於是上前對韓信說:「有種就刺死我,沒種就從老子褲襠下爬過。」

  結果韓信看了看他,就真受了這胯下之辱;可見韓信長得必有「過人」之處,否則別人也不會找他麻煩。

  後來韓信投奔到劉邦軍中,當了個管糧倉的小官,有次因犯法連坐要被斬,同案十三個倒楣鬼已人頭落地,輪到韓信時,恰巧夏侯嬰來巡視,於是韓信大叫:

  「上不欲就天下,何為斬壯士?」

  故事至此到了高潮,太史公這麼寫著:夏侯嬰聽了後,「奇其言、壯其貌、釋而不斬。」後來交談之下,還把他推荐給劉邦,做了個治粟都尉。

  試想,韓信若生得像我小管這種身高,夏侯嬰看到就不會「壯其貌、釋而不斬。」了,搞不好還「厭其貌,加誅九族」呢?

  《戰國策》的〈齊策〉中也有個故事,鄒忌早上在整衣照鏡時問妻子:「我與城北徐公相比,誰比較美?」妻子說:「當然是你美,徐公算什麼?」

  但他不信,又問了小妾和一個上門來的朋友,結果答案都一樣。

  第二天他見了徐公,再回家照鏡後才自嘆不如。但他不明白為什麼別人都說他比較美,想了一晚才恍然大悟,「妻子偏袒我、妾怕我、而客人又有求於我。」

  第二天鄒忌上朝,就以此事勸諫齊宣王,宣王於是下令:「能當面斥責我者受上賞,上書勸諫我者受中賞,耳語批評我者受下賞。」結果齊國因此大治,燕韓趙魏等國都來朝見。

  但這故事也有個原因,那就是何以鄒忌最先會在照鏡時自以為比徐公美呢?

  劉向一開頭就這麼寫「鄒忌脩八尺有餘,」所以才會有這種念頭。如果鄒忌和我小管一樣短五尺不足,那除非照的是哈哈鏡,否則故事要怎麼往下寫呢?

  不過歷史上也有矮人當道的時候,《世說新語》的〈容止篇〉第一段就說,曹操要接見匈奴使者,自以為相貌不足以威鎮來使,就叫屬下崔季珪冒充,他自己握刀站在旁邊。

  接見後曹操令人私下問使者:「魏王如何?」

  使者竟答說:「魏王美貌不同於常人,但床頭捉刀那位才是英雄啊!」

  曹操知道後趕緊派人殺了這使者。

  這個匈奴使者固然是倒楣透頂,但問題是曹操即使只在床頭捉刀,就有如此英雄氣慨,何以又要找人冒充自己呢?

  劉義慶在文章裏並未交,代但從劉孝標注解時引用了《魏氏春秋》上的話:「武王姿貌短小而神明英發。」就能證明,曹操和我小管一樣,也有著「恨天高」的遺憾。

  當然,歷史上度量最大,成就也最高的矮子,自然非晏子莫屬。《史記》的〈管晏列傳〉裏說到,晏子擔任宰相時,有天他車夫的妻子由門縫裏偷看了一下,晚上就立刻要求和車夫離婚。

  車夫問起原因時,她說:「晏子高不足六尺,位居首輔、名冠諸候,出門時都還謙卑恭謹;而你身長八尺,卻只做個車夫,還自以為傲的樣子,所以我要離婚。」車夫從此痛改前非,晏子發現了很奇怪,知道原因之後,就將車夫升官做了大夫。

  也許你不清楚為何晏子能當上宰相,其實也和身高有關。《左傳》記載魯襄公二十五年時,齊莊公和大臣崔杼之妻有染,結果在崔杼家中被崔杼率兵亂箭射死;只有晏子一人敢進崔杼家中,撫屍大哭後從容離去。

  各位可知何以晏子如此大膽,我想也是身高的關係。如果他像車夫那樣昂藏八尺,大概早就被萬箭穿心了;可是他只有六尺,利箭全由頭上飛過,因此才能安然脫險,日後榮登閣揆之位。

  所以,高矮本是天生,大家都該效法這些歷史人物,充分發揮其「特長」或「特短」才是。古人有詩曰:

  「一般具體此何微,遙望兒童近卻非;常自吃虧惟看戲,最能省料是裁衣。舉頭望月比人遠,跂足瞻山見獨稀;安得假來維翰面,侏儒可免眾人譏。」

  短腿族毋須讀書即可成「儒」,又何必整天奢望來日方「長」呢?

  原載《中華日報》02.10,1996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