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年的大學聯考一放榜,就會有一群特別興奮的傢伙。

  因為在聯考前,考生可以依自己的興趣,選擇待在自然組或社會組裡。然而一旦榜單出來了,就必須依自己的造化,被聯招會分成自然(淘汰)組或社會(敗類)組。

  不用說,這些社會組的傢伙,當然要比自然組的來得快活。

  但是過沒多久,等到大學一開學,假如你以為這時候學校裡最興奮的,還是那些剛進校門新鮮人,那你就大錯特錯了。

  我不是女生,大一的女生高不高興我不知道;但從前大一的男生,都要先上成功嶺操個幾星期,頂個又呆又拙的三分頭走進校園裡,說要高興還真要有點修養才行。

  所以九月的大學裡,最興奮的一群人,當然是那些大二以上的資深「臭」男生;至於他們為什麼如此高興,當然是因為「學…妹」…來…了。

  大一的「學妹」一進校門,還真有點像是天上下凡來的仙女。所以早在舊石器時代的大學裡,就有些LKK的臭男生們,看到這些進可攻,退可守,送禮自用兩相宜的「新鮮人」,有感而發的說出這句經典名言:

  「大一嬌,大二俏,大三拉警報,大四沒人要」。

  進入新石器時代後,「學妹」的分級制度不但具體了些,還開始和商品廣告結合。

  大一還是聲寶電視(no touch),
  大二就成了國際牌洗衣機(全自動),
  大三開始變成大同冰箱(打電話服務就來),
  大四則成了白蘭洗衣粉(買一送一,強迫中獎)。

  到了如今這e世代,對「學妹」的分級制度就更具體了,而且成了全民「運動」。

  大一的女生是橄欖球(二十個人搶一個),
  大二就成了籃球(十個人搶一個),
  大三就成了乒乓球(兩個人推來推去),
  大四就成了足球(二十個人踢來踢去),
  若是不小心成了「延」一生(延長一年畢業的大五),立刻成了躲避球(所有的人躲來躲去),
  至於真的讀到了研一,那就變成了高爾夫球,拜託你能滾多遠就滾多遠吧!

  另外在各學系裡,臭男生們對「學妹」的分類,也各自有他們的專業依據。

  像是生物系的就認為大一還是礦物(也許挖到寶,也許挖到跑),
  大二就成了植物(不好看的有營養,好看的吃了會中毒),
  大三開始變成動物(乖一點的還好,凶猛的就危險了),
  大四則成了怪物(小心,「酷斯拉」來了!)。

  至於法律系的臭男生們,對「學妹」的分類,更是「咬文嚼字」,一切都要依「法」辦理。

  大一還是民法802條裡的無主物(先占先贏),
  大二就成了808條裡的埋藏物(歸發現者所有),
  大三就變成803條中的遺失物(公告無人認領後由拾得人所有),
  大四則成了廢棄物清理法中的廢棄物了。

  除了年紀之外,臭男生們對「學妹」們,還有許多奢望,難怪有首「學妹銘」這樣說著:

  髮不在長,馬尾就行;聲不在嗲,溫柔則靈。
  斯是小鳥,惟吾是依。
  打字打得快、筆記抄得勤;
  能舞善調情、體貼且窩心;
  可以腰纖細、掌中輕;
  無嘮叨之亂耳,無打掃之勞形;
  情似深海雋,貌略天仙遜。
  永不說:今晚不行。

  當然,天上的天鵝何其之少,地上的癩蝦蟆又何其之多。

  前些時候有個愛開玩笑的女生,創作了一首「某大無帥哥」的曲子,在網路上公佈後,立刻讓該校群「雄」憤起,連對岸同名的五所大學,也紛紛「公」然應和。

  因為據說連他們國家主席,也是這某大的校友,當然是「代誌大條了」!

  其實這小妮子的歌詞裡,確實犯了一個大錯,因為她說:

  「我沒有男朋友,某大的男生多得和野狗一樣,長得也一樣。」

  把男生看作是「野狗」,這明明就是洩漏國家機密嗎?

  不過現在的大學裡女男平等,男生既然可以替「學妹」分類,女生當然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狗,把大學裡的男生全都視之為「野狗」,一定也要加以分類才行。

  根據一位「資深學妹」的看法,
  大一的男生是土狗(見了女生就躲),
  到了大二就成了哈巴狗(見了女生就搖),
  大三變成了獵狗(見了女生就追),
  大四就成了完完全全的瘋狗(見了女生就咬)。

  從大學裡臭男生們對「學妹」分類的戲謔和膚淺,可以驗證這位「資深學妹」對「野狗」分類的必要。

  其實無論男女,有幸進入大學,都該把握時間,不斷充電,讓自己成為一罈美酒,越陳越淳也越香才是;否則一晃眼到了大四,成了越放越酸也越臭的廢棄物,那就只能讓學弟妹們搖頭嘆息,掩鼻而過了。

  原載《中華日報》11.07,2000
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楓
  • 真的還滿好笑的

    全都是你自己想的嗎*^ ^*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