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九七七年八月,某家報紙忽然接連刊出了<不談人性,何有文學?>與<狼來了>這兩篇文章,讓原本只是在小眾文學雜誌裡,文人之間對現代文學(為藝術而藝術)與鄉土文學(為人生而藝術)的傳統流派之爭,忽然殺出了特務機關見血封喉的「血滴子」,匪諜與台獨也就成了支持鄉土文學者難以擺脫的紅帽子。

  三十年後我們冷靜回顧,就會發現當年這場論戰,並非刻版印象裡的統獨或省籍之爭。因為被特務機關打壓的鄉土文學陣營裡,有著兩派差異性更大的左翼大中國國族主義者與台灣本土論者。因此當年媒體刊登這兩篇文章,究竟只是擦槍走火?還是配合特務機關率先發難?或許只有主其事者能解答了。

  如今簽訂兩岸服貿協議在全島各地所引發的爭議,也有當年「鄉土文學論戰」的影子。兩岸對印刷業的定義全然不同,對岸政府將印刷業視為新聞出版總署主管的文化產業,台灣政府卻視為經濟部工業局主管下的服務業。偏偏台灣的印刷業,是個資本額與服務對象呈現典型金字塔排列的行業,與對方都是官方掌控的大資本企業也完全不同。

  台灣的印刷業頂端,有少數由紙業或金融業轉投資的大廠,擁有龐大的資金與技術,可以印製有價證券或條碼,他們的本業是工業或商業印刷;書籍或雜誌的文化印刷,反而成了可有可無的「雞肋」生意。但在金字塔底層的中小型印刷廠,卻跟雜誌業與出版業間,形成了脣齒相依的關係。

  這十多年來,台灣的執政者從綠到藍,在談判加入世界貿易組織(WTO),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(ECFA),到今天的兩岸服貿協議,用的都是「拉高打低」的相同手法。傳統上我們認知的各行各業,如今都被當權者分割成了與資金權貴結合的「競爭組」,以及與土地人民結合的「淘汰組」。

  現在官方與配合官方的媒體,用社論、評論到新聞一路抹黑,把所有在國際或兩岸經貿談判過程中受害的中小企業,全都污名化成「競爭力不夠」。反正大印刷廠進駐對岸,只要迴避承攬與思想有關的書籍,就能符合官方宣傳的「有競爭力」。因此大印刷廠對現在這樣的談判結果,即使不暗中支持,也要欲拒還迎。

  全台灣的人都知道,島內最不具競爭力的服務業,就是台電與中油。偏偏這兩家公司是各級民代的提款機,這兩家工會又是台灣極少數既有錢又有閒的俱樂部,所以在這次「開放」服務業,提升競爭力的談判裡,這兩種服務業一開始就老神在在,絕對能置身事外。原來在談判官員眼中,開放不開放與你對外的競爭力無關,而是決定於你對內的「競爭力」。

  當年鄉土文學論戰,在特務機關介入後,就從單純的文學流派論戰,轉變成官方意識形態與反官方意識形態之爭。現在開放印刷業引發的爭議也是如此,既然官方與代表官方的媒體要堅壁清野、全面開戰,我們這些缺乏資金、不是權貴,卻自願與土地人民站在一線的「淘汰組」,也就不該再退縮,要像「我為魚肉」的出版業與印刷業這樣,團結起來一起抗爭,讓「人為刀俎」的官方與「競爭組」明白:

   「我們寧願被淘汰,也要跟這片土地綁在一起。」(作者為文史工作者,著有《你不知道的台灣》系列叢書)

 

    (原載2013年7月15日《自由時報》)

, ,
創作者介紹

用生命寫笑話(管仁健/著)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george
  • 淘汰組與競爭組對抗,聽起來很像賽德克巴萊裡頭野蠻與文明對抗,真是讓人熱血沸騰
  • 呆丸哈哈哈
  • 民進黨吃相比國民黨難看
    2008年2月21日 蘋果日報 陳茂雄(中山大學電機系教授、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)

    今年的總統大選,藍綠雙方都有難克服的弱點。馬英九是過度謹慎,意圖將自己包裝成零缺點的形象,為了掩蓋被攻擊的問題陷入泥巴戰而不能自拔,例如綠卡事件他就沒有處理好:若已放棄,就公布放棄的細節;若未放棄,立刻放棄,如此就可以在短時間內結束這一個新聞;可是他一直拖延,留給綠營繼續攻擊的空間。綠營也有難以克服的困境,距總統大選只剩下一個月,內部還不能整合,選戰是很難打下去。
    黨外時代以及民進黨建黨初期,同志之間合作無間,只有路線之爭,不會為政治利益而鬥爭,支持者更沒有介入政治版圖之爭。自從民進黨政治版圖逐漸擴增之後,隨之而來的就是為爭政治利益的鬥爭;尤其是2000年執政以後,不只政治人物為分配政治資源而衝突,連支持者也加入鬥爭行列。早期支持者即使介入黨內初選,也只是對支持對象做正面的宣傳,不向對手做負面攻擊;可是在民進黨獲得大量政治版圖之後,支持者為了在權力方面也分一杯羹,不只是積極表態支持的對象,並掀起嚴厲的政治鬥爭。
    以前有一位富有的員外,過著富裕的生活,但一點都不快樂。員外的鄰居住有一對貧窮的夫婦,雖然物質缺乏,可是過著快樂的生活,一面工作,一面哼著小曲。一日員外詢問禪師其中道理,禪師告訴他送一百兩銀子給那一對夫婦就會知道箇中道理。那對貧窮夫婦收到一百兩銀子之後,為了支配問題,夫妻開始吵架,也為一百兩銀子的用途而煩惱。民進黨以前沒有資源,屬運動型的政黨,大家為理想而奮鬥;有了資源之後,變成為利益而打拼,沒有資源時大家共患難,有了資源之後卻不能共享樂。
    有人說民進黨比國民黨腐化,事實上這種說法未必正確。政治人物因權力而腐化是必然的,任何政黨都如此。執政八年的民進黨要比掌握權力數十年的國民黨腐化,是不可能的。所差的是:國民黨的鬥爭期已過,資源的分配已進入制度化;民進黨正進入鬥爭期,資源的分配未建立制度,大家搶資源的惡狀讓人覺得吃相難看。
    陳總統與李前總統本來合作得相當好;可是自從陳總統在電視媒體上指名道姓的大罵李前總統之後,兩人開始交惡。最妙的是:一些將「為台灣」掛在嘴巴的綠營人士不會譴責陳總統失言,大家的砲火都對著李前總統;他們還理直氣壯的說:他們是「挺台灣」,不是「挺扁」。依這種邏輯,陳總統就等於台灣;陳總統一卸任,台灣豈不是要滅亡了?事實上,他們不是「挺台灣」,而是挺「權力中心」;陳總統卸任之後,大家拭目以待,他們是否將陳總統與台灣劃上等號?他們「挺台灣」的說詞,與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有異曲同工之妙:紅衛兵也表示要「救中國」,不是挺毛澤東。
    總統大選形成藍綠對決,以前圍在陳總統權力中心的人又開始包圍謝長廷,或許沒有想到:本來該支持謝長廷的李前總統被他們趕走了。這些人對謝長廷不只沒有加分,還是嚴重扣分。若沒有政治資源,這些人也不會為權力中心而砲轟李前總統,綠營也不至於分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