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3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一九七七年八月,某家報紙忽然接連刊出了<不談人性,何有文學?>與<狼來了>這兩篇文章,讓原本只是在小眾文學雜誌裡,文人之間對現代文學(為藝術而藝術)與鄉土文學(為人生而藝術)的傳統流派之爭,忽然殺出了特務機關見血封喉的「血滴子」,匪諜與台獨也就成了支持鄉土文學者難以擺脫的紅帽子。

  三十年後我們冷靜回顧,就會發現當年這場論戰,並非刻版印象裡的統獨或省籍之爭。因為被特務機關打壓的鄉土文學陣營裡,有著兩派差異性更大的左翼大中國國族主義者與台灣本土論者。因此當年媒體刊登這兩篇文章,究竟只是擦槍走火?還是配合特務機關率先發難?或許只有主其事者能解答了。

文章標籤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我的父親管恩然弟兄,於一九三零年農曆四月十四日,生於山東省莒縣的書香世家。年幼時曾因戰亂與感染傷寒,輟學在家時接受了很完整的國學教育,也精通琴棋書畫中的前三種。他的胡琴與月琴,在京戲票房裡小有名氣,是達官貴人票戲時的指定琴師。他的象棋與圍棋,若非職業棋士,總要讓對方好幾子才能對弈。他的小楷字工整得如印出來的一樣,擔任教職四十多年,學校對內對外的行文公告,都是他的書法傑作。

  父親聰慧過人,學業成績優異,在戰亂中仍順利地拿到師範學校文憑,一九四九年來台後加入台灣省青年服務團,隔年被派任到澎湖防衛司令部的建國日報任職。兩年後他卸下軍裝,來到薇閣育幼院(現在的薇閣小學)任教。神有祂奇妙的作為,改變他一生與建立日後我們這一家人教會生活的關鍵,也就在這時發生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弟兄姊妹們平安,王伯伯的家人朋友們平安:

  我是管仁健弟兄,旁邊站著的是我的姊妹秀涼。感謝主,今天我們夫婦倆很哀傷,卻又很喜樂的站在這裡,向弟兄姊妹、尤其是王伯伯的親友們,見證我們夫婦倆所認識的王伯伯,也就是已經安睡在主懷裡的王松泉弟兄。

文章標籤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