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01 (1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初見到管仁健的小說《塵年惘事》,那是一年多前當評審,閱讀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作品的時日。《塵年惘事】取其陳年往事的諧音,替當年戰地金門一段悲愴的事跡作注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上星期與秀涼(秀涼就是「健」內啦!)參加她服務學校(東吳)的健行活動,經過八里鄉龍米路上的米倉國小時,彷彿坐上了小叮噹的「任意門」,一下又回到我們的年輕時代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金枝姊妹:平安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愛是恆久忍耐,又有恩慈;愛是不嫉妒;

  愛是不自誇,不張狂,不做害羞的事,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偶然地與你相遇,在那難忘季節裡,

  心靈上充滿了你,不覺秋的涼意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  一出校門沒多久,欲蓋彌張的深色窗簾,震耳欲聾的低級音樂,讓我毫不費力就找到了彭道鐸家。顯然我來晚了,他們已開始很久了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大二下學期開始,彭道鐸和楊華杏,關係不僅越來越親蜜,態度也越來越公開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回宿舍一打開門,就發現方志上坐在垃圾桶邊的地上;手裡拿著一疊紙,被他撕成一小片一小片的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沒頭沒腦的在宿舍外面閒盪,結果方志上沒找到,反而在大榕樹下遇到了我們的班花----楊華杏,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系花或校花才恰當。她一看到我,馬上大發嬌嗔的說: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也不知是榮幸?還是不幸?方志上的爸爸和我爸爸,同在一個單位服役,又住一樣的眷村,加上我和他出生時間也差不多;所以小學到國中九年,和他一直是同班同學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每年一到上學期結束,住校的男生就紛紛開始蠢蠢欲動,忙著在校外到處找房子。宿舍比起租屋,雖然便宜很多;可是嘈雜、擁擠,加上不能晚歸、不能用電等規定。大一新生在上了一學期的當以後,當然是迫不及待地投奔自由而去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交出三篇「拙作」後(形容詞非自謙詞),我們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。可是有天下午,這姑娘又怒氣沖沖的來興師問罪。她給了我一疊影印稿,問我是怎麼回事?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下星期的同一時間,我們倆交換了作品。一看完她寫的「襲人」,我就迫不及待的大肆批評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次日再見她時,這姑娘手上又拿著一個本子,我興奮的想看看裡面有什麼寶貝。她馬上手一縮,把本子護在胸前,神情嚴肅的對我說道: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第二天這位姑娘拿了本薄薄的筆記本來,裡面每頁都有首短詩。她態度嚴肅的對我說: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有一天,她這個紅樓夢權威,遇到了我這個白日夢專家,就開始了我不幸的未來。她義正辭嚴的說道: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小心翼翼的把她寄來的書卡,夾藏於正忙著圈點的《己卯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》中。

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